? 迂蓬散文——《冷露無聲》-陜西煤業化工集團有限責任公司-官方網站
<dl id="svuru"></dl>
<sup id="svuru"></sup>
  • <li id="svuru"><s id="svuru"></s></li>
  • <div id="svuru"></div>
    <div id="svuru"></div>
  • <dl id="svuru"><ins id="svuru"></ins></dl>
  • 文苑擷英

    迂蓬散文——《冷露無聲》

    作者:迂蓬     時間: 2018-09-17     點擊:6708次    分享到:
     

    冷露無聲

     

        當清晨六點半下樓去上班,推開單元樓的大門,一股涼氣,驚起滿臂的雞皮疙瘩,我知道,中秋節快到了。

        秋日的朝陽,特別的清亮,刺目而不激烈,照耀的空氣無比透明,讓人心神巨爽,這是一年最好的季節了。

        度過一個炎熱的夏季,城市里的居民都在享受秋涼的到來,超市門口,早點攤位上,擠滿了早起的人們,忙碌起一天的生活。我躋身在其間,心情愉悅的看著這平靜美好的生活,腳步愈發的輕快。

        秋天來了,這是一個收獲的季節,在城市里,除了涼風送爽,還有充盈滿街的應季瓜果讓空氣里都是一股黏稠的甜香。這種景象,總能勾起人們對田野山間的向往,畢竟,在遠離城市的鄉村,才是秋天最本來的模樣。

        我想我的家鄉了,那個在這座城市北方的大山里,一個小鎮。那是我出生的地方,我成長于斯,立業于斯,那里的土地上埋葬著我的親人!所以即使今日我雖然安家在這座城市里,我依然覺得我的根留在了那個小鎮,剪不斷,理還亂,一扯就心肝俱痛。

        家鄉的秋天,味道更濃,晨起,樹葉草叢里,都是晶瑩剔透的露珠,間或有點薄霧,飄散在田間小道上,誘人深入到田野林間,總在不經意抬頭,就看見掛滿枝頭的果實,紅的蘋果,黃色的梨,更多的是漫山漫洼的酸棗和山楂,絢爛的色彩,最好的畫家也描繪不出它的妙處。在這豐收的圖畫里,我總是一副歡快貪婪的模樣,挎著小籃,手忙腳亂的采收著秋天賜予我的果實,身邊也總是陪伴著如今夢里才能得見的親人和伙伴。現在回想,當日的秋何止是秋,竟是每時每分對世間最美好的事物和情感的一種收割和儲存,存在我的心間,留存在今日讓我隨時能翻出,用以慰藉一個漂泊在城市里卻又不愿完全融入城市生活的孩子無聊的鄉愁。

        秋季的節日,唯有中秋節,這是一個對中國人無比重要的節日。在北方,中秋節是劃分秋和冬的時間節點。中秋節過后,人們就要準備度過冬季的一切了,秋收的繁忙由收獲就轉為了儲藏。中秋節就是提醒人們準備迎接寒冬的一個存在,也是對秋收喜悅的一個盛大總結,不論大人孩子,過中秋節,都是一個鄭重其事的事情。當然,孩子們不會像大人那樣還要考慮各種人情世故,孩子們的眼里,看到的是豐足的果實和各式各樣的月餅。我不喜歡吃月餅,原因是幼年時,因為物質缺乏,能吃到的月餅只有縣城副食店里出售的那種硬到能砸死人的傳統月餅,餡料永遠是五仁加孩子們都厭煩的青紅絲。月餅,對于我們來說,只是節日必須的一個符號,我更喜歡的是中秋節,一家人能快快樂樂的休閑,父親母親臉上暫時沒有了對生活的愁苦,一家人費力咬著蹦牙的月餅開心的調笑。

        更快樂的是,偶爾中秋是在周末,我和弟妹能去爺爺奶奶家。在爺奶的小院里,炕頭上,如猴子上了花果山一般,瘋狂到極致的恣意一天,那種在親情撫慰下的放縱,當時只是快樂,只是單純的快樂,并不如今日回想起,感覺如此珍惜,珍惜到不敢多回憶,痛悔時間怎么定不在那個時候,如果時間能回去哪怕一分一秒,我都會停下瘋狂的笑鬧,把眼睛多看看爺爺奶奶的面龐,用手多挽一會爺奶的手臂,讓他們的體溫多暖和一會我,讓這種美好能在我身體里多存留一些,可以在多年后依然給我暖意。

        時光的流逝,對于中年人,是越來越快了。秋年年都會來,中秋節年年也會過,只是一年一年,身邊的人和事都在發生變化。一路上遇到的人,有增加的,也有走散了,更多的是再也看不見了的。每走散一個人,失去一個人,我的心里也就如抽絲般的流逝一些情愫,越成長越空曠。我也像一個秋天的果實,慢慢成熟,散發芳香,但也終將被采摘,被消化,歸于塵土。

        現在,想起了少年時,不知是哪個中秋節的夜里,讀到唐代王建的《十五夜望月寄杜郎中》詩:

        中庭地白樹棲鴉,冷露無聲濕桂花。

        今夜月明人盡望,不知秋思在誰家。

        當時心里有一股說不清道不明的愁緒,也就是那么一閃念,自己也笑自己是少年不知愁滋味,聊發無謂的愁緒。豈不知,雖然當日沒有經歷過多的生離死別,受傳統文化的浸淫,內心里已經隱隱的埋下了過多的愁緒,以至于被這首詩激發出絲絲感慨。今天,又是秋日,又是中秋時節,想起了多年前的情緒,念起一路走來的經歷,站在這秋日的清晨,竟然把朝陽想做中秋的月光,臉頰上突然有點濕潤,難道是無聲的冷露,悄無聲息的漫浸!

     

        (迂蓬 建設集團)

    上一篇:孫文勝散文——《鄉村酒席》 下一篇:沁玢詩歌——《春長安》
    安徽11选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