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機加女工的“別樣美”-陜西煤業化工集團有限責任公司-官方網站
<dl id="svuru"></dl>
<sup id="svuru"></sup>
  • <li id="svuru"><s id="svuru"></s></li>
  • <div id="svuru"></div>
    <div id="svuru"></div>
  • <dl id="svuru"><ins id="svuru"></ins></dl>
  • 員工天地

    機加女工的“別樣美”

    作者:王改娟     時間: 2018-09-20     點擊:5907次    分享到:

    “沉魚落雁閉月羞花”、“傾國傾城”、“回眸一笑百媚生”......,這些美好詞句是每一位女性都心之向往的贊美。但在陜鋼漢鋼鋼軋事業部軋機裝配工段,活躍著一群“不愛紅裝愛工裝”的女工。她們看似柔弱較小,卻以“巾幗不讓須眉”的愛崗敬業精神和男工一起組裝軋機,加工軋輥、輥環,修復輥箱......,處處彰顯出颯爽英姿的靈動身影,她們就是軋機裝配工段的機加工。

    “女漢子”杜歡的“勇敢之美”

    “杜歡是個干活的好手,一般女的拿6寸的輥環都是兩只手,她一只手拎一個都不在話下。”在工段,杜歡是出了名的活潑性子麻利手,“男工能干的我們女工也可以”也是杜歡的口頭禪。

    2018年,鋼軋事業部結合內部實際生產情況,決定將軋機裝配工段機加工崗位全部調換為女工。“本來男工干的活女工怎么能干的了?”“那么重的輥環、輥箱,女工根本搬不動的。”消息剛出,很多男同事都發出了質疑,覺得沒有女工愿意到一個整天和機器、軋輥、油污打交道的地方去。

    “我去,男工能干的我們女工也能行,不但能干還要干好。”剛休完產哺假返崗的杜歡第一個報名。性格開朗愛說愛笑的她不懂就問,不會就學,師傅們怎么干自己就學著怎么干,經常能看見她搬著輥環在現場來回奔跑的身影。就這樣,從開機啟動機床到夾裝工件,從磨刀刻字到測量尺寸,她僅僅用了20天的時間就學會了別人要用兩三個月才學的會的軋輥銑槽刻字,不僅讓身邊的男同事們刮目相看,個個為她豎起大拇指,就連年近五十的老師傅都贊不絕口。

    “嬌弱少女”王維娜的“改變之美”

    九零后機加女工王維娜是標準的陜南美女,肥大的工裝依然遮不住她那清秀的臉龐,看著手無縛雞之力,但干起活來卻一點也不含糊。

    “王維娜是變化最大的,她是家里的掌上明珠,沒干過什么粗活累活,來這后戰勝了自己,現在已經成長為了一名優秀的機加工。”軋機裝配工段主任黃超說。

    剛到機加班時,看著整天和零件、油污打交道的同事,懵懂無知的王維娜內心是抗拒的,她不明白為什么要穿著笨重的大頭勞保鞋?為什么操作機床不能戴手套?自以為戴手套才安全的她一次在學習磨刀子時差點傷到手指,嚇得眼淚在眼眶里直打轉,好幾天都不敢走近砂輪機。

    “這就是為什么剛來要把禁令背熟,只有記住了不能做的事,在以后的工作中才能保證自身安全,別怕,有什么困難我們都可以幫助你,相信自己沒問題。”在班長的耐心勸說和鼓勵下,王維娜重拾信心,虛心學習,光幾筆就記了三本,很快就適應了圍著機床、備件打轉的工作。

    經過三個月的歷練,從開始連6寸輥環都拿著吃力的王維娜,現在已經可以輕松把8寸輥環安裝到機床上。“我從來都沒有想過我會到車間來上班,更沒有想過我會把這鐵疙瘩操作的團團轉。三個月的時間讓我明白了崗位無大小,只要認真干在哪都能干好。”正熟練操作著機床的王維娜咯咯的笑著說。

    “努力勤奮”張媛媛的“好學之美”

    和大多數女工一樣,張媛媛剛到機加班時也很不習慣,面對機床畏手畏腳不知該從何著手,甚至有些抵觸。

    “現場太吵了,機器轟轟的聲響根本讓我靜不下心來,剛來的時候我每天都在想著怎么換崗位。”現在回想起初到工段時的想法張媛媛覺得有些可笑。

    可當看到身邊的女同事通過自己的努力干出了和男同事一樣漂亮的活路,自己卻連最基本的裝卸輥環都不會時,不服輸的張媛媛決定放開了干。就這樣她暗下決心,認真分辨輥環的尺寸,測量外徑,分辨刀具類型,裝卸輥環,操作機床找準位置......,一次不行就兩次,一天不行就兩天,學習室、現場都能看見她虛心學習、不恥下問的身影,時常下班后還拽著師傅請教。功夫不負有心人,現在的張媛媛早已成為了機加班的操作能手,她說,看著自己加工出來的零件能讓軋線穩定順行,特別有成就感。

    愛美之心人皆有之,機加女工也不例外。可她們卻用安全帽遮住容顏、用工作服裹住身材、用油污汗水吶喊出“誰說女子不如男”,更用敬業、奉獻的精神在平凡的崗位上展現出別樣的美。(王改娟

    上一篇:集團公司舉辦2018年“質量效益杯”職工... 下一篇:陜焦公司95萬噸堆取料機煤場大棚封閉工程...
    安徽11选5